文风多变的脑洞写手+偶尔抽风的灵魂画手

【凯源】万万没想到之翻墙遇到爱

大家好,我是源少,大名王源,江湖人称南开一哥,是重庆的大名鼎鼎的校霸!今天,源少我的心情非常不好,所以想翻墙去买根烤肠,万万没想到遇到了我的真爱。

 

等等,其实只能说是一见钟情啦,好吧,也可以说我目前单恋,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my true love的!有的旁友不是很懂,ok,让源少来给你说说。毕竟真爱是经得起种种唇枪舌战,谈笑风生,茶余饭后……

(好像有一点不对,但一定要知道这是我向真爱靠近的努力呀,没错,本校霸的真爱就是一学霸了,脸红jpg。)

 

话说,那天原来天空乌云密布,黑压压的云朵密不透风,灰蒙蒙的雾霾让人心烦,源少的心情当然很不爽。轻车熟路的翘掉了晚自习,来到学校南侧的小树林。因为那里比较隐秘,没有摄像头,虽然围墙有点高,但还是翻墙的最佳地点,况且对于本源少来说这堵小墙根本不在话下。

 

于是我把书包一甩扔出墙外,奇怪,今天怎么没有“啪”的摔在地上的声音?我几步助跑,往上一跳,脚再用力一抬,便上了围墙,没有停顿,九十度的转身,放下脚,再一松手,完成着陆。

 

完美!

 

然后我一转身的这一刻,遇到了我的真爱。

 

只记得那时明明是傍晚时分,却突然阳光普照大地,漫天的云朵,不知不觉散了,那个挺拔的男生背后像镀了一层光芒,像是天使来到了人间,连脸颊旁的绒毛也显得模糊而优雅。更不用说那精致的五官,特别是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,带着惊诧,带着青草上的露水和天边的月色。

 

那一瞬我像是被丘比特射了一千几百万箭,像是被月老在我的红绳上打了死结。甚至还没反应过来,眼前这位不仅不知名,而且还是个男生。就是觉得从今往后,发呆时会想他,吃东西会想他,深夜睡梦中的人也会是他。

 

他修长的手往前递了递,我才发现他比我还高半个头。

 

他说,“是你的书包吗?”

 

天啦噜,他的声音好好听啊!天啦噜,我源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少女心了?

 

“是,是我的。”呸,我在结巴什么呀!快说点什么,快说点什么呀!

 

“那还给你,别再乱扔了。书本摔皱了就不好了。”他自然地拍了拍书包上的灰尘,走到我的背后要帮我把书包背上,“还有,你刚刚是在翻墙吗?”

他说话时,眼中带着点温暖,目光闪烁着某种奇异令人沉醉的光芒,是吸引人的光芒。

 

我背上书包才发现,自我小学三年级开始,我就没这么规规矩矩地背着双肩包了。我有点无语。源少,你要稳住呀,你的场子啊!

“你都不看着我翻出来了吗?怎么,小样,想去告本源少的状啊?”

终于恢复正常了,好歹我也是源少,怎么少得了这些调戏呢?看他头发顺顺的,衣服拉链拉得好好的,裤子也没有改过,就知道它肯定是乖乖牌学生了。嘿嘿,我要怎么把他电话弄到手呢?

 

他又笑了,“谁会无聊到搞小学生的把戏啊?我只是觉得这样很帅,也很方便,能不能教一教我哈?”

桃花眼就算了,怎么小虎牙也这么的好看!还有那他分明崇拜的目光,让我有些好生骄傲。

 

虽然我的心里早就欢呼雀跃了,但我还是装模作样地围着他打量了一圈,“好学生也翻墙?”哎哟喂,他的身材真不是盖的,腰是腰,腿是腿,那么肥的校服也穿不挫。

 

“好学生也是有特殊需要的嘛。怎么你教不教啊?我请你吃东西好了?”他似乎是,怕我不答应似的。

 

傻子才不把握机会呢,简直是天赐良机!

“走,现在陪源少去吃根烤肠。”我一把搭上他的肩膀,搂着他走起。

 

他顿了顿,有些僵硬地陪着我走了一小段路,然后默默地拉下了我的手,换他搭着我的肩走。

……

算了,身高什么的,源少我没在怕!而且这样比较舒服,况且这是福利啊!

“对了,你怎么有些眼熟,你叫什么名字?”嘿嘿,搭讪第一步。

 

“我叫王俊凯。”

 

王俊凯,王俊凯,怎么这么耳熟?

“等等,你是高三年级那个变态学霸,王俊凯?!”

我一把弹开,再认真看他的脸。要知道学霸与校霸的相遇与相爱是多么不易呀!

 

他又笑了,这次笑得更欢了。默默地把我拉回人行道,“我以为你叫我好学生的时候,已经认出来了。”

 

我天,有点方,怎么第一次一见钟情就爱上了大学霸?身为校霸爱上了学霸,这难道不是要我跨越九九八十一难追求真爱吗?那我们之间岂不是像隔了银河!怎么破?

这时我一点也不知道,王俊凯望着我的脸偷笑了多久。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 

 

 

大家好,我是王俊凯,没错,就是那个高三级次次第一而且甩第二名几十分的那个学霸。今天风和日丽,我实施了追求小校霸的计划,没有想到竟如此之顺利。

 

现在在学校后巷的小吃店里,看着王源吃得正香,白皙的脸颊鼓鼓的,大大的眼睛哦那么可爱,红红的嘴角边还沾着一点辣酱。我手一伸顺手就揩了下油,真不辜负我在这墙角边蹲了好几天的点。

 

现下王源是愣住了,像有点被我吓到了。他真可爱,一点都没有平时对人生生拽拽的源少样子,我就喜欢这种在别人面前狂帅酷拽屌炸天,在我面前一秒怂成小奶源的感脚。

我笑着说,“你东西也吃了,准备什么时候教我呀?”露出了小虎牙和猫纹。

 

我努力的装出一幅阳光崇拜的热血表情。听说他喜欢小兔子这类可爱的小东西,还是个十足的颜控。小兔子,我是真的学不来了,小老虎还是可以装一下的。而颜嘛,我还真感谢我的母亲大人。

 

他说,“就周六上午了,刚上高三也放假吧?”

他好似又回到了那个源少状态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在我看来却像是一只披着虎皮的小兔子在装酷,又装不像一样,那么可爱。

 

“高三也放假的。”我站了起身,背起书包,再顺了一下刘海,“那我走喽,我是请假出来的,还要回去。对了,我们也算朋友了,我叫你王源儿吧!”

 

站在逆光的方向,向他挥挥手,再笑着说,“拜拜。”

 

他好似还没反应过来,但还是拽拽地擦擦嘴,眼皮抬了一下算打过了招呼。

 

而我完美退场。


大家好,我是源少,噢不,平时我是源少,万万没想到现在的我只是那个因爱情而疯狂盲目的普通男子,风一样,噢不,风中等待着爱人来赴约的痴情男子。

 

源少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至今,第一次在周六的早上六点,在学校的围墙外边傻站着。没错,是周六,早上六点,学校。没办法爱情总是那么伟大而又隐秘。

 

记得那天,是我和他的第一次约会,也就是我们的遇见,我们的相识。那小吃店里,夕阳余光下,他挥手的温柔笑脸,在我的心中脑中来回播放了几千万遍,在课堂上,甚至体育课堂上,在深夜的睡梦里来来回回。

我真想问他,“你累吗?在我心里跑了那么多遍。”

 

然后我想,我那天应该没有表现失常吧,直到我已激动难耐的心情熬到了周五,我们明天的第二次约会,选好了衣服,裤子,鞋子,背包,手表,才发现我们竟然没有约好时间,我也没有顺利的搞到他的电话!

 

怎么能让他等我呢?于是六点的清晨校园,重庆的薄雾是多么的美好!一切就像是在庆祝我与他的第二次相遇。My Mr.Right,你将在几点到达?几点都无所谓,因为我会等,你值得我等。

 

我看了看手表六点半了,我似乎懂得风流的徐志摩,是怎样成为一个诗人的了。

 

这时街边的转角突然出现一个挺拔的身影,是他,我就知道。

 

他气喘吁吁地跑来,气喘吁吁地说,“你怎么这么早啊?我也怕没约好时间你等我,但我的家比较远,没赶上时间。你等了很久了吗?”

 

清晨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冷风的痕迹,我拍拍他笑着说,“我也刚来,你不用这么赶的。”看来他也挺在乎这次约会的,是不是他也挺在乎我的。

 

他笑了,他笑得很开心,他笑起来真好看,他就像一只小老虎一样。

 

休息了一会儿,我对他说,“看本源少的厉害。”

 

轻车熟路,翻墙进,翻墙出。再站定时,他眼神里明显是崇拜。哈哈哈,这就是本源少了。

“我先教你翻上去撒,王俊凯。”

 

我再一次跳着上了墙,气都没喘一下,安稳地开口道,“现在到你了。”

 

“对,你先用力跳一下,再抓住墙边,手用力,脚抬高瞪着墙向上,好,先跪在墙边,好了,来,你也可以坐稳了。”

 

虽然,我的嘴上一边在讲解翻墙的动作要领,但我的眼睛似乎是更忙的:王俊凯修长的身体,动作虽然不是很流畅,但却是很好看的。我拉着他的手提了一下,他的手有点偏凉,薄汗,是低血糖的体质。

我们牵手了。

 

他坐在围墙上,很高兴的样子,眼睛弯弯的,小虎牙都快着凉了。

“其实好像还挺容易的样子。”

他的脚有些孩子气地踢了两下围墙,像荡秋千似的晃动。

 

“怎么啦?”他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,歪着头问我。

 

“哦,没什么。”我一个利落的转身,跳下了围墙,“还不是我教的好吗?”

我才不会承认我刚刚是看呆了,“来吧,最后一步跳下来。”

 

他也抬脚转了半周,转身朝向围墙内,然后停住了。

 

“怎么了?你先用脚后跟着地,再微微蹲下,重心向后,不会受伤的。”我抬头与他对视,带着询问和耐心。

 

他的嘴张了几次,才说到,“怎么办,我好像有点恐高诶。“然后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。

 

……

 

“嗯,啊。那你也要先下来呀。”我向他招手,“别怕,我接住你。”关键时刻,源少必须这么可靠。

 

他的桃花眼,眼波微动,与我对视了一会儿,我觉得有一光年那么久。

 

然后他点了点头,一跳,他撞进了我的怀里,或者说他抱住并扑倒了我,我们倒在冬日干枯的草地上翻滚了两周半,眼睛对着眼睛,鼻子对着鼻子,嘴巴对着嘴巴,仅剩一厘米。

没了,他压在我身上。我仰视他,他俯视着我,他还紧紧的抱着我。

 

我觉得这是机会呀,抬了抬头,亲上了!真的有柔软的有触感和心跳快跳炸了的感觉。

哦草!我了干什么,他会讨厌我的!

 

!!!


大家好,我是王俊凯,同样的,我也觉得这是个机会,万万没想到,计划中的王源竟然比他还要主动,无论是早到,还是亲吻。不然你以为我真的会忘记约时间,真的没有他的手机号码,真的不会翻墙,真的恐高吗?于是我便毫无顾忌得更加主动了。

 

撬开他薄薄的嘴唇,用舌头探索他的牙龈,与他的小舌头戏耍,用虎牙摩挲着他的下嘴唇,和他相濡以沫,手扣得紧紧的,不亲够绝对不放手。顺带拂过他的耳朵,他的颈后,抚上他脖子下方的那颗痣。

 

那颗痣,我也在相同的地方也有,洗澡的时候扭头,照照镜子,想起王源儿,不得不感叹这就是宿命。

 

好一会儿,我才不舍地放开了手,把他拉了起来。他平时貌似睥睨众生的眼神,现下迷茫得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,圆滚滚的,水汽迷蒙。

 

然后我牵着他的手,凭借我学霸的伪装,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了出学校。正想回头,王源却像撒开了腿的兔子,跑了。

 

现在是清晨的七点整。


大家好,我是王源,万万没想到我一代南开校霸,今天要在男厕所里躲着。

 

事情是这样子的:下课了,我原本想去小卖部买根烤肠,才出门两步,便听到有同学喊我“源少,王俊凯又来找你了。”

我仿佛一瞬间,感觉所有的同学,无论是走廊上的教室里的的,刷的一下子看过来。我源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怂过,我不敢回头,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撒腿跑跑进了男厕,躲进了隔间,也就是此时此刻。

 

没错,王俊凯又来找我了,没错不敢见他,天知道情不自禁地轻轻地亲了一下自己喜欢的人,却被人家法式湿吻个天昏地暗回来是什么感想?

 

憋问我,我不造!

 

我现下只能祈祷上课铃快响,王俊凯应该就会离开了吧!

 

“叮……”终于,我听着铃声,长叹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

 

一个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前,我草,王俊凯!

 

“躲够了?王源儿。”他轻挑着眉尾,桃花眼该死的好看,我都不敢对视了,只一稍瞥过。

 

“谁,谁,谁,躲了?你,你,不用上课吗?”我真想甩自己个大嘴巴子,结巴个什么劲呀,心虚个什么劲啊,不就是……

 

“不就是一个吻吗?”王俊凯低沉好听的嗓音,陈述出我心中所想。嗯,仿佛很好笑似的,嘴巴又藏不住那双小虎牙了,语气里明明是满是戏谑,而眼神里却纯真的无与伦比。

 

他左手抵在我的右边墙上,右手抵在我的左边墙上,慢慢地,把我困在了他的臂弯里,他低下头,慢慢地,收紧范围,再低下头就亲了我一下,“这是第二个吻了。”

 

“哦,这是我亲你的第二个,算上你亲的是第三个。”

 

我心中millions of只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
 

“我问你,你喜欢我吗?”

 

他靠在我的耳边,湿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朵旁,像那天小虎牙是的摩擦。

 

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。

我点了点头!

 

他轻声地在我耳边笑了,直接贴着我的耳朵,一个字一个字很缓慢的说,通过声波的震动,震动到我的心底。

 

“那就行了,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

然后他又给我来了一个法式深吻。

 

 

 

南开的各位都有了一个共同的万万没想到。

 

校霸从球场转战考场,从九百排开硬生生地冲入前五十。但他从来不关心自己高一的排名,而去看高三的,他说“别让我影响他,我会恨死自己的。”

 

学霸的玩耍地点从图书馆变成了球场,不在高三场好好地耍,偏要去挑衅高一的小学弟,占着人家的场子,脸不红心不跳的,他说,“这是家属福利。”

 

不知天高地厚的校霸,书包上多了只挂饰小兔子,谈起某个名字会像这只兔子一样脸红。

 

一向心无旁骛的学霸在做作业时,却会因为某人的名字生生的走了好几分钟的神,一点一点地远离学神的位置。

 

万万没想到,校霸和学霸恋爱了。


END.

刚刚一直在编辑,重发一遍哦,造成大家麻烦不好意思哈~

评论(8)
热度(28)

© 一池萍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