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风多变的脑洞写手+偶尔抽风的灵魂画手

【凯源】夏秋,从前慢(短篇完结)

算是应儿童歌舞节目的景吧,看得开心。

从前从前,在他们还不是王俊凯和王源的时候,还是小小凯,还是小源源的时候,他们相遇了。

小小凯小源源是两家新成的邻居,他们的爸爸妈妈都很忙,于是源爸源妈便把小源源放在小小凯的家里,要小小凯的哥哥一起照顾。说是照顾,其实小小凯的哥哥也不过十几岁,可嫌那两个小屁孩儿烦了!好在他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“来,你们来听歌好不好?”哥哥说道,“你们要跟着唱呀,看谁先学会好不好?”

彼时小小凯和小源源还太小,小到两张粉嫩嫩的脸只剩下两只迷茫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。穿着橙色T恤衫的小小凯扯着哥哥的衣角不做声,而穿着白色小T恤的小源源则抱着个窝窝头,磨磨牙。

哥哥有点头疼,想着还是打开了音乐,欢快的鼓点前奏响起,两个小孩都被这些好听的声音吸引住了。

“第一次见面看你……”

两个小孩,不知不觉,小小的身子已经微微摇晃了。

哥哥满意,“这首歌叫做《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》哦,好听吗?”

小小凯点了点头,他听不懂那个姐姐在唱什么,但他听懂了夏天和秋天。

“哥哥,我当秋天好不好?”小小凯怯生生地开口。

“那我当夏天好了!”小源源终于开口了。那时小源源还胖一点,声音很是清亮,他放下窝头,向小小凯笑了,很甜的糯米团子。

哥哥愣了一下,有些不是很懂小孩的脑回路,但他巴不得两个小孩都别烦他。“好,好。那夏天和秋天要当很好很好的好朋友,一起唱歌,好吗?”

小源源点点头,他觉得这首歌很好听。他向小小凯伸出了手,他们要当很好很好的好朋友。

小小凯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小孩子,他应该是好人吧。缓缓地松开了哥哥的衣角,拉上了小源源的手。他想,他会嫌弃自己的手上有汗吗?

而小源源根本没在意,用力地拉住小凯凯的手,又笑了,“秋天,我们要唱歌。”

小小凯终于笑了,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,“嗯。”

小小凯和源源成了很好很好的好朋友,他们有了属于两个人的暗号——夏天和秋天。



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,小鸟说早早早,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?

今天是小小凯和小源源的第一天上学,他们两个背上爸爸妈妈早就准备好的小书包踏入了学校大门。他们手牵着手,回头向爸爸妈妈挥挥手告别,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们的教室。

两个老师站在教室门口,热情地向小朋友打招呼,“两个小朋友,早上好呀!”

小小凯和小源源怯生生地看着老师们,怯生生地礼貌问好,“老师,早上好!”

老师觉得这两个小朋友又乖又礼貌,可爱极了。两个老师分别拉上了他们的手,要给他们分座位。

小小凯和小源源被迫松开了对方的手,看着对方,又不得不跟着老师的步伐。

最终,小小凯坐在了第一组第二排,而小源源坐在了第三组第五排,两个人隔的好远好远,他们一点都不开心,觉得甚至有点不喜欢老师了。

老师开始在讲台上讲日常事项,小朋友都做直了小腰板。

小源源看着周围的小朋友一个也不认识,都不太想理自己的样子,更加不开心了,小嘴撅得高高的。

这时小小凯回头看他一眼,他们之间隔着一,二,三,四……他都数不清了的小朋友!他觉得更委屈了,一下子眼泪冲进了眼眶,开始逃走。

“哇哇……”小源源不管不顾地大哭了起来。

小小凯几乎是马上转过头来,他知道是小源源哭了,他想起身去小源源身边,又有点害怕老师。

老师则马上走了过去,忙问,“王源小朋友,你怎么了?”

“哇哇……”小源源只是拼命地哭,摇着头,眼泪豆大豆大地留,“我要,秋,秋天。我,我要秋天,哇哇……”都说不清楚话了。

老师根本听不明白,只能拍着小源源的背,“别哭了,王源小朋友。是想爸爸妈妈了吗?没关系的,这不是有这么多的小朋友陪着你吗?”

小小凯腾地站了起来,拉开椅子,噔噔噔地跑到小源源身边,拉起了小源源的手。“老师,夏天要和秋天在一起。”感觉到所有的小朋友都望向了自己,小小凯偏黑的肤色却透出了粉红来。

小源源却也不大声哭了,只是默默地抹眼泪。

这回老师听清楚了,却是没听明白,猜测的说,“王俊凯小朋友,是要和王源小朋友坐在一起吗?”

小小凯不敢直视老师,低沉着小脑袋,只是点点头。柔软的头发被阳光打了一个圈光环,也随之动了动。而小源源也点了点头,用湿漉漉的眼神看着老师。

老师没有办法,只好同意了。

小小凯和小源源坐在了第一组第二排的位置,认真地听着老师教拼音。

突然小源源原本在课桌上整齐叠放着的手,伸到在抽屉里,不安分地找着什么。好一会儿,又偷偷地从桌底下伸向小凯,拉着他的衣服,把小小凯的手拉下课桌。

小源源用力地握了握小小凯的手,把手心里方方正正的东西传给他。

小小凯接过东西不动声色地低头看了一眼,是一颗很甜很甜的大白兔奶糖。

小小凯看向小源源,俩人都开心地笑了。

这时阳光正好,秋天要和夏天在一起。



放学了,操场上的小源源在等小小凯放学一起回家,他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。

小源源现在有点不开心,他的考试成绩是倒数第三,而小小凯的成绩是全班第三。小源源踢了踢小石头。

这时小小凯终于出来了,和他旁边还有另一个小朋友。

小小凯看见了小源源,大喊,“夏天,我来了!”小小凯跑到小源源面前,很开心地说,“他是第一名小朋友哦,就是全班第一的那个!他说,和我们一起回家。哎,我们走吧。”

小小凯拉起了小源源的手,没有发现小源源低着头,不太像平时笑的很甜的样子。

小源源现在不太开心,第一,因为有了第三个人和他们一起回家,成绩好像还很厉害的样子。第二,就是因为小小凯在别人面前喊了他们之间专属的名字,他不太想要第一名小朋友知道他们之间的小秘密。

小小凯在路上很兴奋,他笑得小虎牙都出来了。他忙想和小源源分享,“我今天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表扬了,我考了第三名哦!”他一副我是不是很厉害的样子。

小源源不开心,于是回了他一句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努力一下也可以啦!”

小小凯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,小源源不为自己开心,为什么呢?他也没有那么开心了。

第一名小朋友果然比较聪明,看出了不对劲,忙说,“对,努力一定可以的!小凯要帮帮源源哦。”

小小凯才想起来,对哦,小源源考得不是很好,自己一点也不关心他!他也忙说,“嗯,我会帮你的,你不会可以问我!我们住的很近,坐得也很近不是。”

小源源听到小小凯这么听第一名小朋友的话,更加不开心了,还有一点委屈,“我才不要你帮呢!我还在校报上发表过文章,我那么聪明,有两块钱稿费呢!”

小小凯也不开心了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全班第三就有50块钱呢!”他要把小源源比下去。

小源源涨红了脸,“我,我,我不当夏天了!”他甩开了小小凯的手,夏天不能当夏天,秋天也不是秋天了,小源源自己跑回了家。

站在原地的小小凯愣住了,心中充满了一个个问号:小源源不想和他当夏天和秋天了吗,他们不是很好很好的朋朋友吗,为什么小源源要生气呢,该生气的那个人是我呀!他决定暂时不理小源源了,自己也回了家。

你的夏天和秋天,还在吗?



小源源这两天非常的不开心,因为这是他决定不当夏天的第二天。

小源源上学要隔着小小凯一个小手臂的距离,不能和他说话,不能对笑。上课时也不能在桌子上偷偷的递大白兔奶糖,不能在课桌下玩几盘石头剪刀帕子的游戏,只能手叠在一起放得好好的,眼睛直直地盯着老师,认认真真地听课,好好地努力。

小源源放学后也不能让小小凯陪他去校门口阿伯那里,一起用一起攒的零花钱合起来买一根烤肠,然后分着吃,回家才不会被爸爸妈妈发现,然后挨骂。

小小凯这两天也不开心,这是他决定不当秋天的第二天。

小小凯上学路上再也不能和小圆圆拉拉小手,瞅瞅他觉得过马路的时候很危险,小手放在上衣口袋也暖不起来。

小小凯也不能把肥肉偷偷夹给小源源,要自己皱着眉头吃下去,以免被老师说他是挑食的坏孩子。

小小凯也不能和小源源一起哼歌欢笑,好玩的事情也没人分享,上洗手间要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走去。

于是小小凯心想,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要不要去道歉和好呢?

午睡醒来,小小凯的心情很好,他觉得他马上又是秋天了。

他打开了自己的铅笔盒,咦,怎么有一颗大白兔奶糖,难道自己忘记放了吗?

等等,不对,这颗糖上面有字呢!“对不起,你还是秋天。”那么好看的字,绝对不是自己写的,是小源源!小小凯简直开心得要飞起来了。

他忙跑出课室,看见小源源慢慢地走回去,直接上前拉着小源源的手,把人拉回到课室,坐下。

小源源有点愣住,又有点开心,小源源想,小小凯原谅自己了。

小小凯打开了小源源的铅笔盒,里面竟躺着的一颗大白兔奶糖!他把糖拿起来,放在了小源源的手心里。

小源源也看清了上面的字,歪歪扭扭地写到,“我们和好吧,夏天!”

两个人笑了,把手中的糖握得紧紧的,嘴都咧到耳朵上了,也不舍把大白兔奶糖吃掉,尽管他们知道那是很甜很甜的。



夏天之后一定会是秋天啊,秋天之后,等待冬天,春天过去,又将会是一个夏天。

我们谁也不用怀疑,就像永远不要怀疑,夏天和秋天会是很好很好的好朋友一样。

就像永远不要怀疑,夏天和秋天一定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一样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一池萍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