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风多变的脑洞写手+偶尔抽风的灵魂画手

【凯源×千文】青葱待续(三)

令人目眩神迷的蓝红色灯光,色彩缤纷的鸡尾酒,不知饮下的是毒还是恨,或者是大把可挥霍的春宵。震顶的摇滚音乐发泄的是对人生的疑问,还是对嬉皮笑脸的怪叫喝彩。这里是不夜城中最繁华的城堡“子曰”,这里是光鲜亮丽的社会背面,是真正的众生相。

这里什么没有?

而今夜,有那么一丝不寻常的色调。

不同于其他酒吧的铁质干硬的高脚吧台椅,反而是厚实的古船木制的四平八稳的高椅,相配着后现代主义花绘的湖蓝色座套,诡异而又恰恰相配,矛盾却又相近为浑然天成的一体。仔细一看,整座酒吧都是这种风格,这便是这里的不凡之处,想必幕后的老板也是位高人。

角落的高凳上坐着一位男子,今晚不寻常的色调。

男子身着黑色单衬衣,没有领带,一颗纽扣松开得刚好严谨,看不清昏暗灯光下的面容。只见修长的手指摇晃着玻璃酒杯,威士忌没有冰块。明明是买醉的喝法,却无买醉的放浪与颓废,反而更是深沉得像一潭泉水。

“这位先生一个人哦,要聊聊吗?第一次来这里吧。”走来一位搭讪的男子,是一位温柔可爱的小男生,这里什么都有。

王俊凯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,只一瞬的停顿。来人些许失望地离开,而王俊凯又沉浸在了酒精里,威士忌是最纯的酒,抑或是最饱含酒精的水,入口很醇,辛辣烧心的醇。是之前曾醉过太多了吗,竟然越喝越清醒,连暂时忘却的机会也被剥夺了。

此时门口又是一番骚动,一向不问事的王俊凯却是一眼便定在那儿。一大群青春男女,欢笑簇拥着一人缓缓而来,中间的人身穿正红色宽松长袖T恤配黑色长裤,头发扎起到凌乱张狂,一张面带桃花眼大笑着的脸,不给人娘气,反给人以压迫领导之感。

王俊凯一瞬便觉得,此人深藏不露,白天明明还是阳光大男孩,一到夜晚便换了一副模样。只是王源怎会认识这人呢,莫非这人对王源有什么企图,王源被骗了?

只见那人似乎常来这里,和这里的人都很熟悉。他向正在演奏的人打了个手势,乐队马上风格一转,舞池上疯狂扭动的人群也好无恼意地退下去。男人缓缓地登上舞台,接过麦克风,站定向众人一笑,顶上的灯光太过迷离,这一笑,竟让人们都一瞬间的神迷。

劲爆的电子声效让人们回神,一串起哄夹杂着几声口哨。王俊凯晃了晃酒杯,又咽下一口辛辣。哼,天生妖孽的男人,不自觉就是不喜欢他,不排除,因为某人的原因。

“摇晃的红酒杯,嘴唇上染着鲜血,那不寻常的美……”充满磁性的嗓音引起人众人心中撒旦的本性,不羁的恣意是他含笑的眉眼。本色出演吗,又或许只是千面中的一张?

“你太美,尽管再危险,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……”王妃的妖艳,此刻尽数被王子所完全拥有,舞台中央聚光灯下,明明泰然自若却又明明回眸一笑百媚生。男子身体剧烈地抖动,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倒下了,他却大幅度的下腰定住,众人从惊呼到欢呼,他又一瞬间地站直起来。一道与此处醉生梦死格局不同的眼光让他些许在意,呵,抓到了。

四目相对,穿过浮华的人群。撩人的音乐平息,而喧嚣溃烂的酒池肉林仍在夜色中继续摇晃,又奏起新的篇章。

男子走下舞台,一晃便甩开了众人。

“王俊凯,久仰大名。”男子挑衅地勾了勾唇。厕所里终于清明的灯光让人看清了太多,那份过往与那份压迫。

王俊凯顿了顿,关上了水龙头,掏出一方整齐的黑色手帕,仔细地擦干脸上、嘴角、鬓角处细细的水珠,再擦干洗完脸的双手。一声不作地沉默,对着镜子,整理起衣服来。

“这里,似乎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,不如我请你找个地方坐坐?”疑问的话语陈述的语气,笑容不减没有一丝尴尬,利落地转身,他知道这个男人会来的,只要和王源相关。 

TBC.

(一) 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 (十) (十一) (十二) (十三) (十四) (十五) (十六) (十七)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一池萍碎 | Powered by LOFTER